客服:
技术:
QQ:
地址:
邮箱:

行业新闻

甘肃:管控好风险 完成治理硬任务

  

  图为兰州石化厂区周边自流沟段的污染场地修复项目。

  “地下水水位是多少?检测指标怎么样?”在甘肃省兰州市兰州石化厂区周边,站在一污染场地修复项目旁的长期监测井边,几名全国人大代表就项目具体情况询问工作人员。

  这是生态环境部在兰州组织开展“强化土壤污染防治重点建议办理”工作调研的一个场景。

  近日,生态环境部与全国人大环资委和有关部门一起,邀请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就土壤污染防治工作进行现场调研,并组织召开了座谈会与代表进行交流。

  两天时间,各方代表齐聚甘肃,围绕“如何让百姓吃得放心,住得安心”的主题,展开调研与讨论。

  现场调研:200个治理与修复项目甘肃约占1/6

  甘肃省地处黄河中上游,地貌类型复杂多样,土壤污染类型同样复杂多样。《土十条》确定的200个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试点项目,甘肃省占了34个,具有一定代表性。

  正是基于此,调研组首先实地调研了兰州石化公司厂区、白银市东大沟流域土壤污染源头防控、治理修复等项目,对甘肃省土壤污染防治情况有了进一步认识。

  结合调研情况,甘肃省生态环境厅厅长雷思维介绍了甘肃省相关做法。“首先是坚持规划和制度先行。”省级层面和各市州制定印发了《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“十三五”规划》,明确了总体思路和具体任务,并初步建立了污染治理修复项目储备库。

  此外,甘肃省积极落实试点任务,将34个试点项目作为重点内容纳入《甘肃省污染防治攻坚方案》。并强化监督检查,督促项目实施单位倒排工期,以“月调度、季通报”手段推进项目实施。

  在技术审查方面,2018年以来共组织召开8次专家审查会议,累计对32项(次)报告进行技术审查,严把试点项目和专项资金项目技术审查关。同时,为努力推动治理修复行业健康发展,甘肃省还建立了“公平、公正、透明、公开”的行业准入机制和竞争市场,形成了良好的市场竞争环境和行业发展态势。

  “截至目前,34个试点已有两个完工,16个开工建设。到2019年底,16个试点项目将完工。到2020年底,所有项目将按计划全部完工。”雷思维说。

  建议反馈:代表们关注的重点正是努力的方向

  “人大代表的监督是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支持和帮助,代表们关注的重点正是我们近几年努力的方向。”在座谈会上,生态环境部相关负责人这样说。

  结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期间,代表提出的10份关于加强土壤污染防治的建议,调研组在座谈会上,向部分人大代表介绍了土壤污染防治的工作进展。

  张玉珍代表曾提出,“强化土壤重点监管单位管理、制定建设用地土壤污染风险管控和修复名录的建议”。在此方面,生态环境部发布了《工矿用地土壤环境管理办法(试行)》《排污许可管理办法(试行)》,对土壤重点监管单位提出具体管理要求,将重点行业企业土壤污染防治相关责任,纳入排污许可证实施“一证式”管理。

  生态环境部土壤生态环境司工作人员介绍,各部门统筹协调,明确责任分工,压实目标任务,加强了源头防控和重点企业监管,并开展了综合示范。

  针对蔡学恩代表提出的“建设土壤环境信息平台并汇入农用地相关数据的建议”,调研组也在座谈会上进行了介绍。“生态环境部、发展改革委等11个部门签订土壤环境数据资源共享协议,初步建成土壤环境信息平台,基础数据库包括了农用地调查、监测等数据。”

  此外,针对完善技术体系和加大资金投入等方面的建议,调研组也介绍了相应工作进展。“中央财政从2016年起,设立土壤污染防治专项资金,已累计下达245.3亿元。科技部已安排国拨经费12.2亿元,支持土壤污染防治关键技术研发。”生态环境部相关负责人介绍说。

  未来工作:以风险管控和安全利用为核心

  “下一步,我们要以加强土壤污染风险管控和安全利用为核心。把解决影响老百姓‘吃、住’安全的突出土壤环境问题,作为打好净土保卫战的初心,全力推动《土十条》各项工作的实施,确保完成目标任务。”调研组表示。

  在具体工作方面,首先,继续完善土壤污染防治管理体系。坚持风险管控的思路,不断完善和发展“防控治”的具体内涵。

  其次,抓好统筹协调,聚焦完成硬任务。确保到2020年底前,受污染耕地安全利用率达90%左右,污染地块安全利用率达90%以上。

  再次,抓好《土壤污染防治法》实施,依法治土。今年年底前,出台土壤污染责任人认定办法,以及土壤污染调查、风险评估及效果评估报告评审技术指南等配套政策。

  最后,抓好示范,加强试点经验推广。积极开展先行区建设和试点项目实施,加强工作指导和成果总结凝炼,形成各具特色的典型样板。

  “在工作开展和推进过程中,也有一些问题和矛盾需要通过深入探索和实践来解决。”生态环境部土壤生态环境司相关同志介绍说。

  比如,严格用地准入管理,目的是保障建设用地人居环境安全。但较长的前期调查和风险评估,可能会使土地开发进度滞后。为赶上土地开发进度,可能带来土壤污染调查及后续风险管控和修复赶工期,产生降低质量要求的风险。

  “在这方面,江苏一些地区要求自然资源部门提前3年拟定土地开发计划。地方政府对拟开发的土地,提前谋划和组织建设用地土壤污染状况调查的经验,值得借鉴。”生态环境部土壤生态环境司相关同志介绍说。